首页历史抗日战争> 正文

苦心经营十数年的旅顺口为何“乃不能一日守”?苦心经营十数年的

2015-05-16 03:09 来源:历史网 责任编辑:admin
字号:T|T

  甲午战争中,日军进攻金州、大连湾的目的是为了夺取号称“东洋第一坚垒”的旅顺,因此日军在占领大连湾经10日休整后,于1894年11月17日开始向旅顺口进犯。驻守旅顺口的清军在兵力和炮火都优于日军的情况下,旅顺口一日之间沦陷,原因何在?

  旅顺口保卫战经过

  土城子阻击战

  1894年11月的旅顺口保卫战首先是从土城子阻击战打响的。土城子位于旅顺北部,距旅顺口约10公里,金(州)旅(顺)大道北道通过这里。大道两旁,丘陵起伏,便于埋伏,是个阻击日军入侵的好地方。

  1894年11月17日,日军在经过充分准备后,于当日拂晓向旅顺杀来。早在日军进犯旅顺之际,清军正定镇总兵徐邦道就已决定在日军进攻旅顺必经道路上组织伏击。11月15日拂晓,徐邦道曾率拱卫军开往土城子进行伏击,结果在土城子南侧与日军搜索队相遇。徐邦道指挥部下英勇出击,打退日军搜索部队,初战告捷。但因粮草缺乏,只好退回旅顺。11月17日,徐邦道说服姜桂题、程允和等人率各部清军共计3000余人,再往土城子主动出击。

  11月18日上午9时左右,程允和见日军秋山好古部队已经逼近土城子,马上命清军抢占双台沟西南高地。秋山见清军已有准备,正想撤退,但已来不及了。激战不久,秋山因无力抵挡,不得不率日军突出重围,向北逃去。清军紧追不舍。但追出不远,日军丸井正亚少佐带领的日本援军即已赶到。双方在长岭子展开激战。战至中午11时以后,日军因无力再战不得不向营城子撤退。清军紧追不舍,一直追到双台沟始止。

  土城子阻击战是自日军在花园口登陆以来清军取得的一次较大胜利。事实证明,如果清军指挥得当,配合得当,敢于抵抗,善于抵抗,给日军以更大一些的打击,甚或最终彻底战胜都不是没有可能的。但由于清军大都极其腐败,战斗力低下,不敢抵抗,加之妥协退让、消极防御的方针又在清军中占了上风,土城子之战的局部胜利已无法改变旅顺之战最终不可避免的失败命运了。


  旅顺口保卫战

  土城子之战结束后,日军第二军继续向旅顺推进。11月21日晨6时,日军对案子山炮台发起进攻,旅顺口保卫战打响了。自上午7时第一阶段战斗打响后,整个战斗分别在椅子山、二龙山、东鸡冠山三处先后打响。东鸡冠山失守后不久,大坡山、小坡山炮台及蟠桃山临时炮台亦相继失陷。至此,清军旅顺口后路防线的东西部防线全线崩溃。

  就在日军陆军对旅顺口总攻打响之际,日军联合舰队也从海上炮击旅顺口,配合陆军进攻旅顺。

  当椅子山、案子山等炮台先后失守的消息传进旅顺口内时,驻守在白玉山北侧元宝房的卫汝成、赵怀业、龚照玙等人惊慌失措,“即向东行”,率先逃跑。到11时50分,旅顺后路所有炮台已全被日军占领。

  自中午以后,旅顺保卫战进入第二阶段,这一阶段战事主要在旅顺口市区和海岸炮台进行。

  防守黄金山炮台的是总兵黄仕林庆字马队1600余人。黄仕林不等日军来攻,率先换上便服由崂嵂嘴海岸炮台乘船逃走。黄金山炮台失守后,“其口东摸珠礁、崂嵂嘴两海岸炮台及口西之各海岸炮台,均骇而奔”。日军不费吹灰之力又先后占领了摸珠礁炮台和崂嵂嘴炮台。旅顺口东岸的海岸炮台就这样全部失陷了。

  次日清晨,日军开始向西海岸各炮台发起进攻,由于清军早已逃跑,故日军不费吹灰之力,于10时30分左右先后占领西海岸各炮台。这样,旅顺口保卫战最终就以清军的失败和日军的胜利而告终。李鸿章苦心经营旅顺“凡十有六年,靡巨金数千万,船坞、炮台、军储冠北洋,乃不能一日守。门户洞开,竟以资敌”。是役旅顺口海陆炮台大小20余座,大小火炮140余门,以及水雷营、鱼雷营、船坞等各种军事设施和弹药、粮饷等各种物资,“价值相当于六亿数万元”,全部成为日军战利品。

  旅顺口保卫战失败原因

  战线长,布阵散

  从战阵布局上看,战线太长,布阵太散,致使本来优势的兵力变成劣势,出现“备多力分”、“地广人单”的现象。

  旅顺口保卫战打响前,清军1万余人大都被分布在东自崂嵂嘴后炮台起,西到羊头洼这一条长达50余华里的半月形防线上。在这条防线上,除蟠桃山、大坡山、小坡山、东鸡冠山、望后北、二龙山、松树山、椅子山、案子山等近20个炮台外,还有大量的行营炮台、临时土垒等。其中除重要一些的炮台驻防清军稍多一些外,其他地方驻防清军大都是平均使用,而进攻旅顺口的日军正是利用了清军这一布局上的失误,集中优势兵力将驻防清军各个击破。

  清军布局上的失误反映了清军将领整体素质的低下。对近代化战争一无所知,颟顸、糊涂,是当时清军将领的基本特征,旅顺将领也不例外。布局上的失误大大加速了清军的失败。

  多数将领贪生怕死

  从军官素质上看,多数将领贪生怕死,临阵脱逃,也大大加速了旅顺口清军的失败。

  当旅顺口保卫战打响不久,卫汝成、赵怀业、黄仕林等人就率先逃跑,使防守在白玉山、黄金山一带的清军因无人指挥,不战自溃,结果不但动摇了军心,而且也大大加速了清军的失败。张光前虽没有逃跑(如果日军进攻旅顺口的同时进攻张光前防区,张光前还能不能坚持到最后就很难讲了),但他没有分兵援助其他炮台,同样也加速了旅顺之战清军的失败。

  弹药质量太差

  从弹药质量上看,质量太差。

  据《日清陆战史》记载:旅顺口保卫战打响后,馒头山、黄金山海岸炮台所发射的炮弹,“虽其响轰轰,但我兵因之死伤极少,之所以如此,无他,海岸诸炮台所发射敌之大口径炮弹,其弹中大半填装以大豆或泥沙故也。”龟井兹明在日记里记载说:日军进攻椅子山时,清军“亦拼命还击。从松树山炮台也频频开炮援助,黄金山炮台也掉转炮口狙击我军。然而敌军炮弹虽为12、15、24厘米的巨型弹,但一个也不是霰弹,落在地上也不会爆炸,多是空弹掠空而过。反之,我军精良的山炮,特别是野炮发射的炮弹,都在敌阵上开花,全都命中,恰如雷电之闪,流星之陨。”


  敌我战斗力悬殊

  从军队战斗力上看,敌我力量相差悬殊。

  如单从人数上看,清军兵力稍优于日军,但从战斗能力上看,相差悬殊,不成比例。日军1万余人不但都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而且个人整体素质(如年龄、士气)也远比清军要高得多。清军1.4万人中老兵仅有3000余人,临时招募的新兵多达1.1万余人。不要说新兵没有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许多人没有见过枪炮,“未得空操过一日”),老兵也没有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故旅顺清军是地地道道的乌合之众。这样的军队没有战斗力,一触即溃,用这样的军队防守旅顺不溃败是不可能的,不速溃败也是不可能的。

  其他原因

  此外,其他一些原因,如清军将领不善于指挥、清军机动部队没有发挥作用及各炮台之间缺乏应有的配合等,无疑也都是旅顺口保卫战清军迅速失败的重要原因。

  自10月30日至11月19日,李鸿章、盛宣怀多次致电旅顺守将。要旅顺守将做到:第一,做好“选锋”,即挑选敢死队,主动向登陆日军发起进攻;第二,在南关岭至土城子一带想办法阻击日军;第三,如旅顺不守,清军应在退出旅顺前将“炮闩、炮子抛沉海内,免为敌用”。但旅顺守将几乎都没有做到(后徐邦道等人曾在土城子阻击过日军),在生死关键时刻,李鸿章指挥不动自己的军队,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旅顺失守了。

  北洋营务处总办龚照玙为人“贪鄙庸劣,不足当方面,颇失人望”,因此很难担起激励、联络旅顺诸军重任。不仅如此,更为严重的是早在11月6日,即金州失守当天晚间,龚照玙不向上级请示,不与诸将商议,就擅自以“商运粮米”为名,乘鱼雷艇先至烟台,后至天津。李鸿章饬龚照玙“即日回防,激励诸将,同心固守”。龚照玙虽返回旅顺,但由于他“不能联络诸军,同心固守”,并造成很坏影响,结果“船坞局逃匿殆尽。市无买卖。水旱雷学生亦均逃走。军械局自委员以下,迄无下落”。“西岸有一处看守施放旱雷六品军功队长张启林,因将电箱损坏,畏罪带水勇四名逃去。”旅顺驻军出现“群龙无首”的局面。

  时旅顺共有7名统领,即总兵姜桂题、张光前、黄仕林、程允和、卫汝贵、赵怀业、徐邦道。7统领不相统属,难以御敌。于是张光前便与其余几位统领相议,公推姜桂题为统帅。但姜桂题才本中庸,又不识字,他所能做的只能是分兵把守和向清廷索要救兵。11月18日,就在驻守旅顺清军各统领还在向清廷索要救兵之际,旅顺口保卫战已经打响了。

  甲午战争爆发后,驻守旅顺陆路各炮台的四川提督宋庆的9营1哨毅军被陆续调往鸭绿江防线。有学者认为:“宋庆驻守旅顺12年,为巩固渤海防务竭心尽力,当时被称为‘诸军之冠’,深得人心。得知他将离开驻地,旅顺、金州、大连湾‘民心惶惶’”。“设使李鸿章仍让他守御旅顺,统帅各军,以他的威望,加上地利人和,旅顺之防御战绝不会打得那样糟糕,或许有另一种情况出现,亦未可知。”这个观点无疑是对的,但李鸿章兵不敷出,捉襟见肘,旅顺之失亦应是早晚之事。

相关阅读推荐:

赵普有何德何能:赵普为何能当大宋十年的宰

马王堆汉墓揭秘:帛画与两千年的古尸

中国历代收多少税? 看到最后我哭了!

宋庆龄晚年的再婚之谜:不能对外公开的情与

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来历是什么?

历史热图

热门推荐

  • 风云人物
  • 历史解密
  • 战史风云
  • 野史秘闻
  • 文史百科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首字母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朝代、地区索引: 上古 夏朝 商朝 周朝 春秋战国 秦朝 汉朝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十国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民国 世界 近代 现代 影视小说 美国 日本 五胡十六国 巴尔干 南美洲 北欧三国俄国 英国 法国 德国 意大利 西班牙 奥匈帝国 土耳其 非洲 朝鲜